战略合作: 上海    南京    江苏    浙江       四川    云南
台湾    香港    美国    加拿大    日本    德国

婚姻、继承家事法律咨询热线
 010 - 6184 8123
转:邓雯芬律师、段凤丽律师
邮箱:yangxiaolin@tiantailaw.com
北京市朝阳区
北辰东路8号汇宾大厦A座6层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

信息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程序问题
人民法院案例选 :王鹤英诉王萌借贷合同纠纷案—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电子数据证据效力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MTE2OTExOQ==&mid=200517493&idx=1&sn=bed6efae969da3d53356b7de910182a6&scene=1#rd

2014828日  人民法院案例选 家事法苑

注明:本文系扫描件,仅供家事法苑圈朋友内部研讨交流用,谢绝转发,如若正式引用,请务必对照原文!

2013年·第2(总第84辑)《人民法院案例选》 人民法院出版社 20143月第1

22.王鹤英诉王萌借贷合同纠纷案

——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电子数据证据效力

关键词:电子数据  短信  鉴定  修改

    【裁判要点】

    电子数据证据因其易修改、难固定之特性,在没有旁证的情况下,应当以排除合理怀疑为认定规则,即除非排除一切对其真实性的合理怀疑,否则不能确认其证明力。

    【相关法条】

    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①    证据有下列几种:

   (一)书证;

   (二)物证;

   (三)视听资料;

   (四)证人证言;

   (五)当事人的陈述;

   (六)鉴定结论;

   (七)勘验笔录。

以上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  调查人员调查收集计算机数据或者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的,应当要求被调查人提供有关资料的原始载体。提供原始载体确有困难的,可以提供复制件。提供复制件的,调查人员应当在调查笔录中说明其来源和制作经过。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应当对上网消费者的身份证等有效证件进行核对、登记,并记录有关上网信息。登记内容和记录备份保存时间不得少于60日,并在文化行政部门、公安机关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登记内容和记录备份在保存期内不得修改或者删除。

    【案件索引】

    原审一审: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2008)东民初字第431号(2008721日)

    原审二审: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8)二中民一终字第1178号(20081112日)

    重审一审: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2008)东民重字第0002号(2009810日)

    重审二审: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9)二中民一终字第2241号(2010819日)

    【基本案情】

王鹤英诉称:被告与原告之子李世鹏20073月举办了订婚仪式,并确定日期举办婚礼(尚未进行婚姻登记)。20075月,被告以暂时用款为由向原告提出借款要求,承诺“只借款一个月,不耽误原告为原告之子结婚购房”,于是原告借给被告40万元。后原告之子与被告之间关系破裂,决定结束恋爱关系。后原告向被告催要其借款,被告至今未还。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偿还给原告借款40万元。

王萌辩称:被告从未向原告借款,是原告之子李世鹏从家中要走40万元,用于炒股及帮亲戚,造成亏损。原告提供短信无法证实真实性,通过手机软件MAGICSIM即可创建类似短信,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法院经审理查明:王鹤英所有号码为139××××1866手机中,在“我的文件夹”里存有短信一条,该短信显示为被告王萌所有号码为159××××8288的手机于2007930日发送的短信,内容为:“伯母四十万房款节后我凑够就还给您,都是因为我的贪心压了这么久……”王鹤英委托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对其短信数据是否进行删改的情况进行完整性的行为鉴定,鉴定结论为:“根据该移动电话存储的短信数据情况,未发现该移动电话中存储的数据(短信数据)存有删改的痕迹。”鉴定手机的型号为三星SGH-D900i。被告另辩称原告的手机与送鉴的手机型号不同,原告称因三星D508SGH -D900i两个型号的手机外观相同,故误认为三星SGH-D900i即是D508手机。经原告申请要求对原告型号为SGH-D900i三星手机的短信是否存在人为修改的痕迹进行司法鉴定,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依法委托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委托书中指定的短消息中未见修改痕迹”。被告申请要求对送检的程序MAGICSIM是否具有创建、修改短信的功能;是否具有复制SIM卡的功能进行司法鉴定,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依法委托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送检程序MAGICSIM具有在SIM卡上创建短信的功能;送检程序MAGICSIM具有在SIM卡上修改短信的功能;送检程序MACICSIM具有复制手机SIM卡的功能。”经原、被告共同申请,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天津有限公司经法院调查后,出示短信记录一份,证明在200793010:59:52秒号码为159××××8288手机给号码为139××××1866号的手机发送过短信。但该公司称因时间太久,不能提供短信内容的记录。经调查,原告之夫李延瑞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于2007514日共支取人民币35万元。原告之子李世鹏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川府新村储蓄所于2007514日存人现金人民币30万元,同日由建行转账到李世鹏在渤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天津云际道证券营业部的账户30万元。

【裁判结果】

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于2008721日作出(2008)东民初字第431号民事判决: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王萌一次性偿还原告王鹤英借款人民币40万元。宣判后,被告王萌提出上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于20081112日作出( 2008)=中民一终字第1178号民事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据此重新审理此案,于2009810日作出(2008)东民重字第0002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王鹤英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王鹤英不服,提出上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819日作出(2009)二中民一终字第224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生效判决认为:本案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现原告提交的短信内容属于数据、电文形式,根据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录音、录像及数据电文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但手机短信具有一定的不稳定性和不准确性,故此短信的效力低于书证和物证。虽然原告存于其手机的短信经鉴定未见修改痕迹。而从现在科技发展上看,能以被上诉人手机号码的名义发送到上诉人手机中的短信有多种途径。现上诉人不能证明本案中的短信内容就是被上诉人发送的,即不能证明证据的唯一性。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电信部门存储的短信内容、短信的字数均已不复存在,亦不能证实上诉人手机中的短信内容。本案中,原告称其在家中将40万元交给被告,无其他证据佐证原告所称的该事实。在原审中,原告称分两笔将40万元给被告,而在本案审理中,原告称一次给了被告40万元,其陈述前后矛盾,同时综合当事人的陈述,原告现提交的证据不足,故本院对原告的予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是一起孤证证明借贷关系存在的债务纠纷案件,唯一能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是一则手机短信。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短信是否具备真实性。由于原、被告双方及审理法官对此证据的认定均有不同看法,导致本案经过四次诉讼程序,审理时间长达两年半,期间三次鉴定,多次开庭,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最终法院判决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结果。此案审理终结一年半后,《刑事诉讼法》将电子数据与视听资料并列作为证据类型之一,2012831日,《民事诉讼法》修订草案通过,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第63条在以前七种证据的基础上增加了电子数据作为新的证据类型,进一步确认了电子数据作为独立证据的地位。本案审理时虽无电子证据的概念,但通过该案的审理,真实地反映了电子数据证据认定在司法实践中面临的困境,同样也指出了电子证据认证制度急需完善的态势。

一、法官面对电子数据证据的司法权衡

假设本案的证据系一份普通的书证:纸质借条,证明的内容与短信记载的内容相同,那么本案的法律关系应该不难厘清,司法实践中普通民事借贷纠纷的原告一般只要提供了借条的原件,就完成了举证责任,被告如反驳,应当由被告提供相反证据或提起相关鉴定,以证明原告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否则被告就可能承担败诉的后果。而本案中,原告在提供电子数据证据后,被告在庭审中展示了MAGICSIM软件修改短信以假乱真的过程,但这一主张并不能证明原告证据不真实,而只能证明原告证据存在不真实的可能性,即被告提出了对原告证据真实性的合理怀疑,至此,就应该由原告再次举证以排除这种合理怀疑。本案中,原告申请司法鉴定,尽管两次鉴定意见均认为短信未见删改痕迹,也证实被告确于当日给原告发送过短信,但这些证据均不能排除对原告可以在手机上通过MAGICSIM程序创建、修改短信或复制SIM卡的合理怀疑,且也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原告的主张,所以法官最终没有确定原告短信证据的证明效力。

二、电子数据证据认定的司法之维

电子数据由简单的“0”和“1”组成,即使经过多次复制,只要未经修改,一般都能证明案件事实;但同时,这又导致电子数据没有严格的原件与复制件的分别,而鉴定只能对某一个特定数据在一个特定环境里是否被修改给出意见,但无法确认该数据是否是原始数据,是否在其他环境中曾被修改过。因此《民事诉讼法》经修订将传统证据中的“鉴定结论”更新为“鉴定意见”,也表明法官在决定是否采纳鉴定意见时应更加谨慎。在电子数据证据的认定中,尤其应当注意要全面考虑,排除合理怀疑。

1.关键是审查电子数据证据是否存在修改的可能性。电子数据自其产生至证据展示的整个过程中,只要存在一丝修改的可能性,而质证方也对此提出了反驳意见,该证据的真实性就不能直接认定,应参考旁证综合认定,如无旁证该证据不予认定。本案即是因循这一排除合理怀疑的规则,即使原告经过两次鉴定确认其提供证据未经修改,但被告反驳某软件可对其修改并以假乱真,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法院驳回了其诉讼请求。

2.应当注重司法能动性的发挥,准确认定电子证据效力。电子数据如未经过严格的收集程序,反驳方总能指出其存在修改的可能性,而随着电子数据案件的日益增多,如果未经充分调查就不予认定电子证据效力,有可能制约电子商务的发展,也与经济社会发展趋势和充分保护人民利益的司法宗旨不符,应充分发挥法院的司法能动性,从以下几个方面综合认定。(1)严格审查当事人陈述,通过庭审技巧合理引导当事人作出事实陈述,通过当事人自认,为查证事实提供依据。本案就是典型的范例,原审中被告起初抗辩该手机短信并非其发送,其后审理中又表示曾于该时间向原告手机发送过短信,但短信内容与原告提供的不符,原告所提供的短信内容系经过删改,前后内容不一致,加之法官对鉴定内容的确信,支持了原告诉请。而重申中,原告对于借款时间和次数又出现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加之短信修改工具的佐证,导致原告最终败诉。(2)合理引导鉴定。综合上述庭审,最终法院采纳的鉴定为MAGICSIM工具可以修改短信的鉴定,原告所作的短信未经修改鉴定成了无用功。根据案件最终的审理情况,MAGICSIM工具修改短信的过程已经当庭演示,MAGIC-SIM工具可修改短信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使不通过鉴定,法庭亦可采纳其观点。因此法官应积极学习相关知识,充分运用法庭功能,以此前的案例为范例,取长补短,合理引导鉴定,慎重确定鉴定对象。(3)充分发挥法院调查职能。对于类似的电子数据记录,国家均要求相关机构予以记录。如国务院出台《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行政法规的形式对于电子证据的保全进行了规定。如该办法第14条规定:“从事新闻、出版以及电子公告等服务项目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记录提供的信息内容及其发布时间、互联网地址或者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应当记录上网用户的上网时间、用户账号、互联网地址或者域名、主叫电话号码等信息。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接人服务提供者的记录备份应当保存60日,并在国家有关机关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类似规定还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23条等,但类似记录的查询一般不面对个人,需当事人申请或者法院依职权调取,在很多情况下,没有此类证据的证明,案件事实很难查清。而现实生活中,即使法院的民事调查也会造成部分机构的拒绝,如本案对于短信内容的调查即受到过拒绝,随着电子数据案件的增多,司法机关应借助案件推动相关机构对相关电子数据记录的重视力度。

三、逐步完善电子证据相应法律法规

(1)订立准确可靠的证据收集规则,以保证所有证据从最初的收集到当庭提供都保证完整、真实,比如可以用录像方式将采集过程加以证明,以证明没有任何信息的添加和更改;再如,加强电子证据公证制度。(2)完善电子证据推定规则,国外对于电子证据均推崇间接认定的方法,如计算机系统是否合格并运行正常可以推定电子证据属实、对方当事人自认的推定电子证据属实、负责监控计算机的人作证的推定电子证据属实、电子公共记录系履职时正常制作的推定电子证据属实。随着时代的发展,类似的推定规则将不断出现,如通过现有的电子签名系统,电子证据系统确认的电子证据,在没有反证的情况下推定属实。这需要我们不断地总结和归纳,并作为宝贵的经验加以推行。对于电子证据的认定,并不片面追求制定专门的电子证据法规,亦可吸收大陆法系国家立法的特征,在诉讼法中确定地位,证据分类及相关原则,在司法解释中规定详细的认定办法,或从指定某法院相应规章办法开始,逐级提高法规级别,完善电子证据制度。

(原审第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沈志辉       

原审第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张    王广利   

重审第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昝淑娟  冯春涛  安呈民

重审第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王广利  王国庆  李金江

                    编写人: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王忠诚

责任编辑:丁广宇

  审稿人:曹守晔)

  2012年《民事诉讼法》对本条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条文内容为:证据包括:(一)当事人的陈述;(二)书证;(三)物证;(四)视听资料;(五)电子数据;(六)证人证言;(七)鉴定意见;(八)勘验笔录。

小林律师
段律师